帝初汐

#刀剑乱舞
#嫁刀骨喰藤四郎
#阴阳师
#沉迷花雪
#杂食性cp
#原耽百合
#透明写手
#沉迷三日月无法自拔

施孤

七月十四/十五

中元节篇

by帝初汐


“不要输给盂兰呀,清虚。”

我恍惚的看着身前的涓涓河流,脑海里反复想起那个人的话语。

本是同根……谈何输赢……

我撩起袖摆,接过一盏从上游飘下来的河灯,其上的灯火一闪一闪的,顽强燃烧着。

阳间者的思念和执念附在河灯上,化作灯火,随水流而下,过阳阴交汇处,直至鬼门关后的忘川,再到我的手中。

一年复一年,忘川河水浸透了我的裙角,红色的彼岸花染上我的衣裙,河灯里刻骨的伤悲篆刻在我的眼眉。

死去的人啊,怎能和阳间有牵扯,新魂也好,旧鬼也罢,阴阳相隔,两不相见,才是秩序。

但每年总有一些执念强大的河灯,顺阴水来到忘川河,而收集那些执念,便是我的职责,也是我诞生的原由。

手上残留的忘川河水早已干透,河面上印着鬼界血红的残月,和河畔的彼岸花,我稍稍动了一下有些透明的手指,大红的大袖滑落遮住同样透明的手臂。

身后有人采着枯败的花枝而来,带着一阵不知名的花香,河岸的红花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急忙绽开幼嫩的花苞,开出艳色和花朵。

“前有世人皆知的清明,后有同根的盂兰……”那人轻叹,“也怪不得年年虚弱的你。”

我只是沉默的听着,寡言少语,阴郁不喜早已在我身上定格,尽管我……

我轻轻搅动着黑沉的河水,“殿下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那人往前走了几步离我更近了些,携带着阴间没有的春色和生机,糊了我一身。

我听见祂轻笑一声,“我只是哟不过几个死倔的小子,下来看一眼罢了。”

“看来还是千年的底蕴占了上风,如此我便可走了。”

“……劳烦殿下了。”

我无碍的……无碍的……我已经习惯忘川河水的侵蚀,河灯执念的悲痛,彼岸花香的迷毒,和盂兰出现后,年年虚弱的身体。

七月十四十五是我的本命日,是我力量最盛的时候,也是……最虚弱的时候。

是如殿下所说的,前有清明,后有盂兰……能撑到现在全凭千年的底蕴。

说到底,不过是适者生存罢了,终究不过是消散于世间……

我听见身前响起一声叹息,等等,身前!?

我抬头看见,被天道眷顾的花之主捧着一朵栩栩如生的花灯,轻踩河水而来,刹那间,河面上开出了四季的花朵,那是鬼界从未有过的,盛景……

“依靠节日所化的神明依赖信仰,时代变迁,沧海桑田,凡人不再信仰神明,不再盛办节日,最终导致断流横生,神明消失。”

我看着祂缓缓蹲下,我的眼里印出祂娇艳的容颜。

“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清虚,你不会消失的。”

花之主将那朵花放在我的掌心,温暖顺着手掌蔓延到全身。

这是我千年来触碰到的,最温暖,最平静的……执念。

“你的前方有我,你的后背有关心你的亲朋好友,我们。存在一天,中元便不会消失。”

花之主离开了阴界,我抱着那朵花缓缓起身,我的身后有上元,有完冬……还有盂兰。

或许正如祂所说的,偶尔也要回头看看。

鬼界血月光华下,红衣的清秀少年抱着粉色的花朵,朝前方伸出了凝实白皙的手。

TBC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和小姐姐们一起汉服出游

花朝节汉服出行,因为下雨没有花赏,不过我已经见到最美的花朵了,就是我左拥右抱的小姐姐们♡

新的一年,也请骨喰多多指教✧(≖ ◡ ≖✿)

花丸第二季第二集感想

看见大阪城和骨喰就感觉不妙了
果然,虐我家骨喰
QAQ心塞的抱着我家骨喰

大阪城挖地不敢让他去,冬之阵也不敢让他去,兄长兄弟烧毁于大阪城,自己沉于护城河却又毁于另一场大火

失去了记忆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我的挚爱啊……

忽然就想,如果我会暗堕的话……估计就是改变你的历史了……我……

我不想让你这样伤心啊,我也希望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像鲶尾那样不要执着于过去,失去的就让他过去,放眼现在未来你有你的兄弟兄长,你还有我啊!

为什么要执着于一个不可更改的过去,为什么不肯放下那些伤心的记忆,你的记忆的是大火,那么现在呢?现在又是什么?

历史不是你想改就可以随意更改的……骨喰……没有大火就没有现在的你们……这些都是…………

骨喰……

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什么时候才能放下过去,看着现在……

看着我……

我永远爱你,直到我死去

一负卿

一负卿

原曲:锦鲤抄

填词:帝初汐

乐声轻响时水袖微扬
笑容微勾后起舞一旋一倘
翼翅扇动着停落身旁
回眸惊艳过往

锦瑟勾起了回忆时光
一叶落勾勒画卷黑白一方
角触转动着翩落未扬
覆落那情那殇

指尖微凉  舞袖微凉
绘卷微黄  刻尽乐章
容颜微凉  青丝微凉
离别之伤  难过情障

你在折柳后演阅了多少页
唯独有我刻骨三千日夜
岁月轮回过往衍生了绘卷
忽现那蝶蕊  粉鳞涟漪
翩翩着飞落此间

五十弦唤醒晚间苍凉
若有鳞翅轻扇着围绕枝旁
袖穗无意间轻触一晌
一眼此生难忘

眼波流转那氤氲一汪
此间过息悸动又镌刻何方
从稚嫩演变成了端庄
历尽多少阴阳

心意微凉  纸笺微凉
何叙轻狂  何来成双
只影微凉  泪痕微凉
孤寂彷徨  一生迷惘

六月之后呈孤别有何思念
献祭此生让你了结心愿
此后人间不见是清风如烟
亦折了蝉羽  了却一切
轻轻地轻轻浮现

经年相候  故人再遇世间
折翅微扬  舞尽最后思念

如果时间分隔淡漠了从前
不如一笑而过一如眼前
以这残琴断曲祭奠了誓言
破碎的绘卷  蝶翅残殓
不过是忘却不见

锦瑟勾起了回忆时光
惊艳了过往








……仅以此词,祭奠我们的过去……

花间雪番外4-1

花间雪番外4-1《冬之雪》

by帝初汐

回忆+现代小番外上篇

——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千年以前的一切,那些日子,那些事情,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藏在我的心脏里,陪我熬过千年孤寂。
——

晶莹的洁白凝聚成六角,从天幕缓缓降下,落入掌心后又融化。身材高挑,面容清丽的少女身着红色冬裙行走在铺着细腻白皙的道路上,时不时的驻足在路边某处,伸手接住一片晶莹。
——
年幼的姬君早早的起了床,穿戴洗涑完后,披上一件厚厚的羽织,打开了房门。入眼的是一片洁白的世界。

朱红的鸟居,乌木的回廊,庭院的万叶樱都换上了白装束,被迎面的寒风冻到哆嗦也不愿回房的姬君,小心的穿过前廊,伸出微红的指尖轻轻的触碰覆盖在栏杆上的雪。而后又赶在侍女来之前小心的走回房。

“沙华,沙华,雪是软的!”姬君的黑眸仿若黑夜,盛满了闪烁的星辰。
我伸出一片细叶,轻触姬君细白的手,凉凉的,纵使雪是软的也改变不了它寒冷的事实。但是雪姬不一样,雪姬是温暖的,即使她有一半来自雪的血脉。

趁着阴阳师忙着准备几日后的大晦日祭典,虽然年幼,但是依然有着调皮心的姬君戴着帷帽,将我的本体小心抱在怀里,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

“沙华,他们在做什么呀?”姬君抱着我,远远的站在树后,撩起帷帽一角,前方的街道旁,平民的孩子围成一团堆着什么。

是雪,细白软棉的雪被孩童小小的手拍成一团,再往雪地里滚几圈,形成了一个不小的雪团子,而后另一个孩童又把一个稍小的雪团子搭在上面,他们开心的玩耍着,清脆的笑声一直传到姬君耳里。我默默用妖力结界笼罩姬君,隔了寒风也隔了声音。

雪地里跳跃着几只未成形的雪精灵,像是兔子一样的。有一只懵懂间无视了我的威压和妖力,滚到姬君脚下,姬君抱着我蹲下,伸手抚摸那只雪兔子,清淡平和的灵力涌入,让雪兔子凝实了几分。

“沙华,他们好像很开心。”姬君软软的语调藏着羡慕。

“沙华,我也想去。”姬君小心翼翼的抱紧我,可即使这样说着,她也始终未曾踏出一步。

那些雪在孩童小小的手下成型,胖胖圆圆的,镶嵌石子做眼,勾勒红线为嘴,插上树枝成手,是一个雪人。普通人看不见的雪精灵围在孩童周围,一片祥和欢乐。

姬君和那些孩子之间仿佛隔了一层天堑,那是永远无法相交的命运。

姬君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堆了一个又一个雪人,看着他们开心的玩耍,直到旁边传来沙沙的声音。

顶端系着红绳的纸片式神气喘吁吁的扒开和它等身高的雪层,那是阴阳师的式神,寻着我留下的妖力标记来找姬君。

“沙华,下次我们还能出来吗?”姬君期冀的问,我伸出叶子轻轻拍了拍姬君的手,心道:会的,下次我会牵着你,带你出来,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让你拥有这个年龄该有的一切。

姬君将小纸人放在肩上,抱着我往回走,淡红色的妖力铺平了雪地,隔了寒冷。转身的那一刻,有身着红白巫女服的少女自远方走来。

入夜后,年幼的姬君微蹙细眉,呢喃着什么。我凝聚妖力化为人形,轻跪在姬君席边,用剩余的力量驱走寒冷和梦魇。

火红的细长花瓣花朵铺满整个和室,热烈的绽放,静静的摇曳,纵使是背有不详传闻的花朵,也会有深爱的人,也会有想要守护的人呐。

我将手中的灵烛放在旁边的矮桌上,维持着花海幻象,而后我走出房门,深蓝的夜幕中,飘落着晶莹的雪花,覆盖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

我挥了挥手,收集了庭院内一层薄雪,使其凝聚压实成型,再摆放在庭院中央。然后是……石子、红线、枯枝……我逐一复制着白天那些孩童的步骤,慢慢堆出一个雪人,红线刻画出一个微笑的弧度。我看着面前的雪人,傻兮兮的,完全不符合我的审美……

但是,我想起白天姬君的笑容,那是我很久没有看见的轻松和渴望。我只希望姬君开心。

我在雪人上方加了一层妖力结界,阻止雪花飘落在雪人那里,慢慢从天空飘落的雪反射着点点荧光,落在雪层上,仿佛是静静注视着周围一切。

深夜之后,满室花海消散,唯有和室内的矮桌上,一盆细长的植株,静静地摇曳。

——

身着红色冬裙的少女推开庭院大门,躲开从大门上扑落的雪后,大声说了一句:“我回来啦!”

屋内或许早早等待的人打开内院大门,黑发少女弯着一双盛了满天繁星的眸子,轻轻道了一句:“欢迎回来,沙华。”

暖色的灯光和熟悉的人,慰籍了那颗孤寂了千年的心。

——雪姬,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沙华。

tbc

提前的元旦贺文

把嫁刀骨喰扔出去,小幸运四发出巴形,果然还是小幸运最良心,骨喰你这样我真的会爬墙小幸运的
ps骨喰四十发坠机